括弧完

我永远爱刀剑男士
保护我方树宝
墙头是里头白
十级手残

莺丸
存档
临摹
手抖
自杀
QwQ

我缺的是笔吗?
不,我缺的明明是手!

临摹

三日谈

有一个叫珈雪的女孩,她得了重病,在病床上躺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被医生下达了三天后就会死亡的通知。
父母非常悲痛,但又有一丝解脱。她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竟然也松了一口气。

生病是一件痛苦的事,不论是对病人,还是对其家属,都是一样的。

只是,还会有一点遗憾。
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享受过青春的快乐与折磨,就要面临死亡的到来。
这真是太残酷的一件事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也想放纵自己一把。
就当作是为自己这短短十六年的生命做一个盛大的告别。

“珈雪呢!”女人神情焦急的询问男人。
“没找到,她能跑到哪去!”男人急出了一头汗。
“她一定知道了……这傻孩子……!”
女人摊开手里的纸条...

临摹
是鹤球没错了
粉粉的超可爱
拍照好烂= =
想买高光笔

鹤丸国永是——

轻盈的、难以留住的天边的云彩

从指尖丝丝缕缕的流出去


沉默的、矗立的观察者

明了一切而不言语


他好动而活泼,不像这个年龄本该有的性格

但他睿智又多思,是几百年来的积淀


怀疑他,因为他的恶作剧

信任他,因为他值得相信


他是不愿被束缚的鹤,却又被束缚着

他所选择的自由之道,是保护并守望。

孤鹤归

part 5

珍雪觉得自己可能被忽悠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答应了鹤丸。一定是因为他刚醒自己不愿意让他难过。

哎,她可真是个好人啊。

感叹了一句,她便开始专心处理公务。

鹤丸太能闹腾了,昨天晚上折腾了好久才放过她,害的她今天都没有精神。

耳朵一热,她赶紧甩了甩头,把鹤丸的脸从脑子里甩了出去。

不过,只是为了安慰他而答应他,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渣啊?

珍雪又开始走神了,双目失焦地盯着窗外的某一点。

“哇!”

一只头从窗子上空冒了出来,尽管他的出场往往伴随着惊吓,珍雪还是被吓了一跳。

“不要总是从窗户进来啊,”珍雪无奈的说:“这里是二楼,很危险的。”

“哈哈,没事没事,”鹤丸嘻哈了两...

孤鹤归

payt 4

这是一个和往常一般无二的日子,天气晴朗,微风徐徐,还未换下的春景里,娇嫩的花蕊簇拥作一团。

然而萦绕着整座本丸的隐隐的血腥气却让人心生不安。

手入室里挤满了人,神情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担忧。

中央的地板上静静的躺着一个人,白衣上沾满了血迹,他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毫无生气。

宛如一片即将融化的雪花。

珍雪跪坐在他身边,膝上放着他出鞘的本体,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她拿起打粉棒,簌簌的白色粉末掉落到地面上。

打粉棒落到了他濒临破碎的本体上,珍雪差点就忘记灵力的运转回路,险些岔气。

闭了闭眼,她稳下心神。

她明白的,越是这种情况,自己越是要冷静。

既然没碎,那就还有救。

强迫自己专心,她小心而细致地将粉扑到刀身...

孤鹤归

part 3

从现世回去后,生活又变得和往常一般无二。

但平静的本丸里多出一只爱搞事的鹤后,就好似被投入了小小的石子,泛起轻微的波澜,让人忍不住为之一笑。

“鹤先生——”

“鹤先生……”

“鹤丸殿下……”

珍雪坐在执务室里,听见楼下的欢声笑语,笑了笑:看来已经能很好的相处了呢。

手机震动了下,她拿起来看到了母上大人发来的消息:【明天回家吗?】

明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想了半天后无果,她回了个消息:【可以啊,不过有什么事吗?】

【……】看得出来妈妈的无语:【傻妮,你连自己生日都忘了?别只顾着工作,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的。】

生日啊……

珍雪心情不由自主的愉悦起来,连往常处理起来枯燥琐碎的公务都没那么无聊了。...

孤鹤归

part 2

在长谷部能杀死鹤的眼神中,珍雪和本丸的大家告别后,来到了她所居住的现世。

“呜哇——感觉不错呢。”

鹤丸新奇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俊朗的脸上流露出孩子气的神情。

因为他过于出众的外表和白到反光的配色,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不过见惯了各色奇葩的现代人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只以为他是某个角色的cos。

珍雪见他们似乎有围过来求合影的意向,连忙拉着鹤丸用可以和长谷部媲美的机动迅速的溜走了。

跑到僻静的地方后,珍雪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松开手,撑着膝盖打量了一下仍然气定神闲甚至还颇有兴致的研究路边的电线杆的鹤丸。

看来想安全的出门,还是要给他乔装一下,首先头发和衣服就是个问题。

幸好之前三日月他们来的时候用...

孤鹤归

part 1
新来的鹤丸国永是个怪人。
一身白衣胜雪,整个人似乎都在闪闪发光,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鹤,但他的性格却与他的外表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很喜欢恶作剧,和本丸里的每个人都能说得上话,但又没有特别亲近的人。
孤身游离在本丸之中。

这样不好。
珍雪想,这不利于本丸的和谐。
必须要想办法让他融入进来才行。
想到就做。她打开电脑,在网页上输入了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的问题,按下回车,不到一秒,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连串的相关回答。
……原来要这样做啊。
好的,明白了。

本丸里刚换上新的春景,花香弥漫,阳光正暖。
粟田口的短刀们正聚在院子里玩耍,大家长一期一振在一旁含笑看着。
活泼的橙发短刀正在模仿之前在...

© 括弧完 | Powered by LOFTER